职场上,太把自己当回事,会死得很惨
职场 2018-07-06 348次浏览 0人收藏 12人赞 0人分享

作者:青品黄黑来源:青品黄黑(ID:qinpinhuanghei)

今天聊一个职场话题。

《红楼梦》里,人物很多很复杂,其中管家、婆子、丫环、小厮,得有几百号,加上十几位当老板的太太、老爷、公子、小姐,宛然一个超级大公司。

能在这样的大公司里当差,是一件很体面的事。差不多就是现在混到了世界500强或BAT,是履历表上牛逼闪闪的一页。

用《红楼梦》里的话说,连贾府的丫环都高人一等,“平常寒薄人家的小姐,也不能那样尊重的”。

在这几百号丫环婆子中,又以怡红院众钗为最优,是贾府当差者中尤为出类拔萃的。

因为老祖宗见到能干的、好看的,就往宝玉身边送,是要把排名前十的顶尖大学的特级美女,全部汇聚在宝玉周围的意思。

这些特级美女里的最顶尖人物,是谁呢?

大家都知道,是晴雯。

这个风流灵巧、心比天高、寒夜补裘、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的俏丫头。

晴雯无论相貌还是业务能力,都稳居怡红院之首。跟她比,一姐袭人都要自谦一句“粗粗笨笨”。晴雯若有心另行择业,那猎头公司是要全程VIP服务,挑30个职位任她选的。

她的人生,本该是一条光明的超级大道。

但是,很不幸,晴雯却差不多是《红楼梦》里结局最惨、死得最莫名其妙的一个。

为什么?

晴雯对宝玉好不好?

好。

宝玉给自己的房子写了个牌匾,三个字,“绛芸轩”,嘱咐晴雯贴到门斗上。

寒风呼啸,雪粒子飒飒地下,晴雯怕小丫头贴歪了,自己爬上梯子,亲自贴好了这三个字。

过年时节,在寒风里贴过对联的同学,应该知道,这不是一件好玩的活。

其实,她是怡红院的大丫环,是比普通人家的小姐还尊贵的身份,红艳艳的指甲留出三寸长,平日里最多给宝玉做做针线活,端杯茶,服侍穿件衣裳。

这样登高爬梯的粗活,她不必做。

但是,因为宝玉很满意自己写的这三个字啊,他说了要贴到门斗上啊。晴雯就冒着寒风,“冻的手僵冷的”,贴好了三个字。

所以,你看,晴雯待宝玉的心意,不在袭人之下。

她工作能力强不强?

强。

那一日,宝玉不小心把老祖宗给的一件孔雀毛织的氅衣给烧了个洞,因第二天还要穿这件衣服外出应酬,怕老祖宗问起不好交代,宝玉很着急。

怡红院里,谁的女工最好?

晴雯。

老祖宗屋里的针线活,就是晴雯主做。

同学们,不要小看这个针线活。过去的女孩子,读不读书无所谓,女工做得好不好才是她们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技能。

跟今天设计师玩Photoshop,财务玩Excel表,老板玩PPT差不多,这项技能玩得炫,是能晋升涨薪、事业开挂的事。

但是,很不巧,晴雯受风寒得了很严重的感冒,发烧头痛鼻塞,浑身不爽,骂完了该死的病骂大夫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生闷气。

宝玉是个温柔体贴的,他知道晴雯针线活棒棒哒,但他没想劳动病中的她。

他只是当夜急忙让找人缝补,谁知寻了一圈,外面的织补匠人、裁缝绣匠、做女工的,连衣服材料都不认得,没人敢接。

没办法,作为唯一的专家,晴雯只得在病床上坐了起来。顾不得“头重身轻,满眼金星乱迸”,只是“狠命咬牙捱着”,补不上三五针,就“头晕眼黑”,要伏在枕头上歇一歇,就这样熬了一个通宵,到凌晨天快亮才终于补完,这才“身不由主地倒下”。 

职场里,出了一个重大问题,非你出山不能解决。文案要拿到你的病房里,你发着烧打着吊瓶,带病加班一通宵,所有的人都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你。

你就说,这个人敬不敬业?重不重要?

这样的晴雯,宝玉喜不喜欢?

喜欢。

宝玉的喜欢是从心底里溢出来的喜欢,直男们都该好好学一学。

那天爬梯子贴了三个字,晴雯说手冷,宝玉便携了晴雯的手,笑道:“你的手冷,我替你捂着。”

直男们看到了吧,有人说手冷,不是想听你说多喝热水,或出去跑两圈多运动,而是“我替你捂着”。

还有一天,大寒夜里,晴雯淘气穿着薄衣出去吓唬麝月,把自己冻得冰冷,跑进来就把手放进宝玉的被子里去“渥一渥”。

你想一想,寒冬腊月,被窝里正暖和,你睡得正舒服,有一双冰冷的手直接就塞到了你的怀里,有没有冷上头皮,想呼一巴掌的冲动?

其实,房间里就有熏笼,是专门用来取暖的,温度一定比宝玉的被子暖和。但宝玉还是乐颠颠地接受了那双冰冷的爪子,并且笑眯眯地邀请冻透了的晴雯整个钻进自己的被子里,“渥”了好一会儿。

不知道那个连玉都要暖好了才给宝玉戴的袭人,知道晴雯这一大坨冰直接被宝玉抱在怀里,会不会直接吐血?

然而。

正因为颜值高,能力强,老板宠,大多数时候的晴雯,实在是骄纵得有点过分。

现在经常听说哪个女星耍大牌,但我常想,无论怎么横的,估计都不一定横得过晴雯去。

因为怡红院里老的小的,上的下的,男的女的,晴雯没有一个不怼。

李嬷嬷吃一碟豆腐皮的包子,她在宝玉面前告一状:

“快别提。一送了来,我知道是我的……但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。”

一句话,拱起宝玉的闷火来,骂了茜雪一顿,又要发狠赶李嬷嬷。

看见麝月跟宝玉亲近一点,立刻打翻了心头的一缸醋:

“交杯盏还没吃,倒上头了!”

“你们那瞒神弄鬼的,我知道!”

对小丫头更是不管时间地点,见到开口就训斥:

“你只是疯罢!院子里花儿也不浇,雀儿也不喂……”

“明儿我好了,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皮呢!”

“别人都死绝了,就剩你了不成?”

小丫头坠儿偷拿一个镯子被发现,当时袭人因母病请假回家,怡红院众人就想等她回来再做处理,都悄悄瞒着晴雯。

谁知还是被晴雯知道了,一刻也不能等,立刻马上就要撵坠儿走。

一个老嬷嬷劝:“……不如等花姑娘回来知道了,再打发她?”

晴雯横眉倒竖:

“什么‘花姑娘’、‘草姑娘’,我们自然有道理,你只依我的话,叫他家的人来领他出去。”

开掉一个人,在晴雯看来,她自己有足够充足的理由就可以了,至于老板同不同意,方式恰不恰当,程序合不合理,都不足为虑。

还有,这个她嘴里不屑一顾的“花姑娘”、“草姑娘”,就是袭人,怡红院首席大丫环,唯一一个月薪一两银子的主管,她的顶头上司。

当然,在晴雯眼里,袭人手不如她巧,脸不如她俏,虽然工资高了那么一点点,但那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不过“一样是这屋里的”,并不比她高级。

这样的话,这样的事,晴雯做起来气场全开。时隔几百年,我们读来也觉得恣意畅快。

但是,很不幸,指望一切事情都按自己的意愿来运行,太把自己当回事,恰恰是职场的大忌。

晴雯的恃宠而骄,不仅是面对袭人及其他丫环,在宝玉面前她也毫无收敛。

那天,宝玉情绪不好,晴雯跌断一把扇子,顺嘴就说了她两句。谁知晴雯一百句等着他:

“二爷近来气大的很,行动就给脸子瞧。前儿连袭人都打了,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。要踢要打凭爷去!……何苦来!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,再挑好的使。好离好散的,倒不好?”

自己就没有错,句句是理,上翻八百年,扯出一干人,全是别人存心找事。

袭人一片好意赶来劝架,但晴雯毫不领情,开口就揭人的短:

“姐姐既会说,就该早来,也省了爷生气。……因为你服侍的好,昨儿才挨了窝心脚……”

揭短还不过瘾,还直接把最敏感最该避讳的说出来:

“……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!便是你们的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,也瞒不过我去,哪里就称起‘我们’了?正名公道,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,也不过和我似的,哪里就称上‘我们’了!”

其实,即便袭人和宝玉“鬼鬼祟祟干过那事儿”,但并没有谁看见,晴雯不过是直觉+猜测,无凭无据,吵架拌嘴就可以把这样能要人命的事情嚷嚷出来,真是敢把整个怡红院拿在手里放肆揉搓。

谁都不放在眼里,太拿自己当回事,这是晴雯最要命的缺点。有人总怀疑最后晴雯被撵,是袭人背后告了状,我却总觉得,只怕倒是袭人一直在替她瞒着隐着,调停周旋,才保她安稳在怡红院待了好几年。

这个性子,在哪个职场,怕都是要脱一层皮的。

等到查抄大观园,明显是奔着自己来了,晴雯还以为是平日里嘴上的一句高低,依然在逞强任性:

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,“豁啷”的一声将箱子掀开,两手提着,底子朝上,往地下尽情一倒,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。

到这个时候,纪检都不是邀请你喝茶,而是直接闯办公室封门了,你还在质问人家为什么不事先打个招呼,眼一瞪:一派胡言,老子两袖清风……

她以为,人人都像宝玉,被自己气得浑身发颤,回过头还得哄自己笑呢。

晴雯去后,宝玉曾经哭着问:我究竟不知道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。

是的,并没有滔天大罪,只一样:

职场上,太把自己当一回事,往往会死得很惨。

作者简介:青品黄黑,北师大中文系硕士,30年红楼梦铁粉,以前跟文字打交道,后来搞管理,闲暇写文。原创读书公号“青品黄黑”。

12
文章来源:读书公号:青品黄黑
职场走内外 v0 粉丝:4倾听:49 关注
TA的更多文章 (63)
查看更多
评论(0)
下载APP
知音心理用户端
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APP
  • 保障隐私安全
    平台不会泄露任何关于您的个人信息
  • 严格审核
    心理咨询师至少3年以上资质
  • 资料真实
    倾听者、专家、机构资料通过平台严格审核
  • 官方协助定价
    平台倾听者、专家服务价格都由官方协助制定
  • 支持退款
    咨询后如不满意可以申请退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