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里,「带娃做家务的你」值多少钱
婚姻 2018-09-25 868次浏览 0人收藏 36人赞 0人分享

本文转自公众号:陈见说(ID:CJ_talk)

许多家庭常常有一个“怪现象”:

如果爸爸在外挣钱,妈妈全职在家带孩子做家务,

那么,在许多人眼里,会认为只有爸爸一人在挣钱养家,妈妈没有。

但如果妈妈去外边同样以做家务赚取工资,

那么,妈妈的家庭地位似乎能提升不少,因为妈妈也在挣钱养家。

1

家务活是每个家庭都要面临的问题。

在现实生活中,家务活,要么由两人业余做,要么一人专门做,一人业余帮忙。

但是,往往业余做家务的,就会算作对家庭“做贡献”;而专门做家务活的,则经常被认为是“吃闲饭”。

也就是说,可能付出了同样的时间和精力,甚至更多,在家带孩子做家务的女性,却很难得到同等的尊重。

许多全职主妇,或因为带孩子而被迫选择低薪职业的妈妈,最大的苦恼常常不是辛苦,而是「不安全感」和「无价值感」。

因为家务劳动和带小孩的贡献,经常不被重视,甚至不被承认。

丈夫一句“你不上班,在家连孩子都带不好”,比任何的辛苦劳累,都来得更扎心。

而由于经济完全仰仗丈夫,每次伸手要钱时的尴尬,或是遭拒后的难堪,更是让人无地自容。

2

然而,家务劳动真的只因为发生在家庭内部,就没有经济价值吗?

在家带娃做家务的你,真的这么不值钱吗?

前两年有一部特别火的日剧,叫《逃跑虽可耻但有用》,为我们理解家务劳动提供了新的角度。

“国民女神”新垣结衣饰演的女主,为了生计,与上班族男主达成“契约结婚”。

具体协议内容就是,男主雇佣女主为全职「家庭主妇」,照顾饮食起居,并给予事先协商好的报酬。两人日常生活费用平摊。

一开始,一切都按照协议有条不紊地进行,女主得到了薪水,男主得到了照顾,双方互助互利。

女主甚至可以在空闲时出去兼职挣外快。(当然,按照套路,男女主在相处中还会互生情愫。)

忽然有一天,男主被辞退了,经济状况急转直下。

于是,为了缓解危机,男主想出了一招省钱的好办法:

跟女主结婚。

因为一旦结了婚,就不用再给女主发工资,同时还能享受照顾。

而女主,则因为结婚而“失业”,虽然还是做过去的事情,却没了收入。

(所以女主拒绝了这次求婚。)

同样的事情,在现实中也可以见到。

曾有一位先生,发现自己雇来的保姆不仅勤劳贤惠,还很可爱,便娶她为妻。

此前,他需要给保姆支付薪水,所以,她从事的做饭、清洁、照顾老人等活动,都理所当然地被算进了GDP中。

然而当保姆成为妻子以后,尽管她从事同样的劳动,但却不再得到这部分的劳动薪酬,这些劳动也将不再算进GDP中。

但是,这就能够否认变换身份前后,女方的劳动价值吗?

显然不能。

2013年,日本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曾发表《无偿劳动金额换算的试算结果》一文,该文章计算出如果把做家务、照看老人病人等劳动视为工作的话,人们应得的工资数额。

结果显示,专职家庭主妇每年应得304万日元(约18万人民币),而男性每年应得52万日元(约3万人民币)。

美国人也曾经做过一项调查,一个主妇常年从事家务劳动的价值差不多相当于年薪6万美元。

而据美国另一项统计显示,美国妇女在家务劳动中所创造的价值相当于全国GDP总量的28%。这个数字若以具体的金额来计算,将会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。

所以,并不是不值钱,而是由于惯例,以及其他更难以言传的原因,人们理所当然地忽视了。

3

有人可能会说,虽然全职主妇没有得到薪水,但她们同样得到了丈夫在经济上的照顾。

也有人会说,保姆变成妻子,也就意味着会有继承权,以后可以分财产,算是变相的付工资。

这话不假。但是,如果把财产权和继承权仍然算作报酬,夫妻仍然是变相的雇佣关系的话,这也同样就意味着更多不可知的变数和更大的风险。

正如《逃跑虽可耻但有用》中所指出的,在这个雇佣体系里,唯一的评价标准,只有爱情。

换句话说,如果丈夫爱妻子,可能薪水和奖金就高,如果丈夫不爱,可能就很低,很低。

一个公司的评价机制和一位丈夫的爱情,哪一样更可靠?

这个问题,现代女性用「生育率」做了部分回答。

我们知道,国家正在不停地呼吁生二胎,但生育率却并没有提升,因为对一些女性而言,生二胎往往意味着要成为全职主妇。

而全职主妇,尤其在中国现行的婚姻制度下,也许可以算作安全感最差的群体之一了。

(问答来自知乎)

自己在家里做家务就不能够算是就业,而走出家门,到他人家中做家务,便算是有了一份工作。

在自己家里做家务这部分劳动从不体现到GDP中,可是若出去做保姆,就肯定会反映在GDP中。

更重要的是,没有了经济价值和GDP为佐证和支持,做家务劳动的人往往也很难得到相应的尊重,甚至被歧视和贬低。

4

事实上,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美国经济学家加里·贝克,早在1992年便呼吁:

“统计国内生产总值时,应当将家务劳动的贡献也算在内。”

也有文章建议把一部分家务社会化,尤其是抚养子女和照顾老人,完全可以采取「市场化」的途径来加以解决。

也就是说,如果大家不乐意做自己的家务,或者,做自己的家务不能被认可和尊重,那就让没工作的人去干别人的家务,得到经济和心理上应得的保障和认可。

总之,如果在家的劳动,最终也可以像正式工作一样,算入国民经济GDP中,更准确地说,是算入人们心理GDP的体系中,那么,作为家庭主妇,或者承担更多家务的女性,也许会更多点安全感和价值感。

— END —

36
文章来源:公众号陈见说
夫妻说 v0 粉丝:4倾听:28 关注
TA的更多文章 (88)
查看更多
评论(0)
下载APP
知音心理用户端
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APP
  • 保障隐私安全
    平台不会泄露任何关于您的个人信息
  • 严格审核
    心理咨询师至少3年以上资质
  • 资料真实
    倾听者、专家、机构资料通过平台严格审核
  • 官方协助定价
    平台倾听者、专家服务价格都由官方协助制定
  • 支持退款
    咨询后如不满意可以申请退款